圣马丁大道上的先生

我见过他。
活着,我见过他活着。
他刚洗过的手上,
拿着一把棕色塑料梳。
他右手伸进头发
开始仔仔细细地梳。
一边,然后另一边。
他把梳子搁在地毯上,
抚摸着他的头发。
他一整天都在,在人行道上坐着。
这是,我能肯定,唯一一个
在圣马丁大道上活着的人。

清 晨

我错听了水泥上流淌的水声。
还以为是泉水
需要攀爬,
寻找奔跑和摔倒
倒在潮湿的草丛。

我从人行道上站起身
摔碎了骨头,还有整个梦想。

展览

一切都很美。
但是,展览中我最喜欢的,
是这个为了看画,
而站在我前面的男人。
他衬衣领子触到了我的鼻子。
我被他的温柔环绕
从未有过的体验。
我闻到了干净衣物安心的香气,
还有熨斗的火热。
我想让自己
立刻,倒在他的床单上。
把自己藏在他的衬衣里。
我的鼻子嗅着每一寸地方。
我的鼻子安放着我的灵魂。
已然,我从气味爱上了你。

床垫,被子

为何冬季如此漫长?
床单漫出了玻璃门
身子酸痛弯不下腰
无精打采地蜷成一团冬眠

两者之间

我不知道,
自己在游荡
还是驻足,
街边
旧世界的
流浪汉,

流放

你的微笑停留在另一个世界的嘴角。
我从另一边看你,
拿着面包,和我的狗,我的家人。
而你,
你一直在后面,
在面包后面,狗后面,我的家人后面,
没有家人陪伴。

你的微笑留在另一个世界的梦里。
我从岸的另一边看你,
在纷杂中难以辨认你的身影,
声音,几套制服,几声枪响。
你的微笑消失得无影无踪。

到达

我有长长的回忆
从沙椅到天际那么长。
是我
还是另一个人穿越了大部分海洋?
我丢了自己故事的主线。
过多的盐让我皮肤龟裂
让我声音嘶哑。
但是,我假装
坚守自己的立场。

白日如夜

夜晚把我忘记了。

但是,我一直在
在无法治理的工业
废弃的墙间

烟花

没有一丝声响
乱了秩序,
不论高高的草丛,还是露珠
没有一个夜晚
揭露这个现实:
我在坠落

孤独

我从未了解另一面,
也不知道
如何与你产生共鸣。
然而你高声唱,
我却听不见。

雪不会下

我脑子想的都是冰,
想到只要语言反过来
雪就会出现,
更无法想到下一个春天。

障碍

柏油路面七十度
墙之间正好三十五度。
我拉上百叶窗。
高档街区里有多少空荡的泳池?
距离海边六十公里,
两边树下一条公路
阳光下两把椅子。
谁偷走了我城市的阴凉?

最后一天

乌云压山,有了暴风雨的迹象。
种种变化不会错。即便偶现阳光,也只持续几秒,便速速消逝。这些足以打消我离开的念头。
放弃南方来到如此阴晴不定的地方,已经无可挽回。
阳光的代价是什么?

©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VL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