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

有时本子并不能记下一首诗。

为什么?

因为诗没有结束,因为只要没被人读,没被改,没被完善,被涂抹,被撕掉,重新粘上,被口口相传,成为意义载体,像条信息可以在所有人的对话中抛砖引玉,它就一无是处。

城市的墙上还有话语的位置吗?您会不会停下脚步去读?去评论?没有严苛的审美,它会吸引您的注意吗?

希望晚上能与您在街边相遇。

来吧!

拿起您的毡笔,毛笔,木炭棒,粉笔,用心,用耳,用想象,尤其,用我们对城市的热情。

NM.
文德丽

最初

首先出于个人愿望,希望诗歌能脱离墙面。

把诗歌留给路人。料定他会读,甚至评论,涂改,撕下来;或者他还会改写。

我曾酝酿过一个关于城市书写(符号学/比较文学)的博士论文计划,所以想去检验其中的假设是否正确(就像安伯托·艾科的“文本协作理论”)。

我列了一个单子,里面有三项标准:

-简明(海报)

-清晰(可以从对面的马路上看到)

-触手可及(所有人都可以在不用攀爬的情况下接触到海报)。

内容应该简短明了。不论何时何地,我都会张贴海报。

这是我在2013年夏天开始做的事,之后从未停下。从那以后,我每经过一个地方都会张贴我的诗歌:从波尔多到蒙得维的亚,途径圣弗洛伦特-多(朱利安格拉克的镇子)和阿维尼翁。甚至有一些诗歌贴在了帕皮提(大溪地)和法兰西堡(马提尼克岛)。其他很多地方还在继续……

©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VLThemes.